四川省优质教育促进会
5
欢迎来到四川省优质教育促进会官网    |    会员申请   登录
  • 万玲
  • 王晶
  • 宁维卫
  • 吉文昌
  • 纪大海
  • 刘西蓉
  • 伏绍宏
  • 许强
  • 严波
  • 李伟彬
  最新提问
15-03-20
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虽然很好,但是我总觉得有缺陷,别人都是免费教育,中国的教育之路今后会怎样改革?请专家预测下,谢谢!
  最新回复
15-03-20
什么时候中国教育普及完成,中国教育不在收费?
我国仍坚持九年义务教育,但支持有些地方根据自身状况所做出的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做法。 教育投入仍然不足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3月30日说,正在广泛征集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简称《规划纲要》)将在今年8月公布,但九年义务教育是否改为12年仍是未知数。“九年义务教育是否可能改成12年?目前有这样的意向,但还没有定论。”他指出,提案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向上普及高中教育,另一个则是往下,多增加一年学前教育。孙云晓还说,中国还有27个县仍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任务,教育投入经费仍然不足。 教育部3月31日表示不会实行12年义务教育,因为这不符合我国目前的国情和国力。教育部同时表示,支持有些地方根据自身财力等状况所做出的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做法。不过,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并不等于普及12年义务教育,因为义务教育的一个特点就是免费教育,目前国家目前尚没有这个财力。目前义务教育的重点是巩固九年义务教育。 珠海开了全国先河 知情人士说,即便学前教育没能列入12年的免费教育范畴,江苏省也可能通过立法来进行规范和整顿。 据了解,珠海市政府早在2007年8月1日就宣布,从2007年秋季起,珠海市将对本市户籍的中小学生实行12年免费教育,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学费书杂费全免,高中教育阶段免学费,持有“低保证”的特困家庭普高和中职学生免交课本资料费。 观点PK 12年义务教育该不该搞?该怎么搞? 赞成学前教育“义务”者说 政府有责做强幼儿教育 有专家指出,公办幼儿园凤毛麟角,政府投入过少,导致幼儿教育乱象丛生,尤其高收费问题,幼儿园教育与免费教育的小学反差实在太大:娃娃上省示范幼儿园,按每年10个月收,家长要缴学费近5000元。幼儿教育很关键,但目前幼儿教育却是整个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而且最不被重视。政府有责任将幼儿教育做强,而只有将幼儿教育列入义务教育,才有做强的资本。一些专家建议,要尽早修正“以社会力量办学为主体”的做法,尽快出台“幼儿教育法”,理顺幼儿园的办园体制,将公办园作为办园主体。 赞成高中教育“义务”者说 免费上高中更体现公平 也有专家指出,推行高中阶段义务教育,可以缓解未来就业压力,可以增加下一代人的知识资产、提高未来就业能力,也有助于“三农”问题的解决。有专家表示,如果12年制义务教育将高中阶段包含进去,更能体现出教育公平的宗旨。例如,很多初中毕业生不能入高中阶段学习,就是由于其家庭贫困、支付不起学习费用。政府有责任承担起这一阶段的学习费用,政府必须保证竞争起点的统一。另外,对高中阶段义务教育可实施“免费化分步走”,比如先免除中等职校学费,或者先免除农村户籍学生的费用。 认为12年“义务”行不通者说 时机不成熟当量力而行 还有专家认为,目前推行12年义务教育的时机不成熟,这与整个国家的经济、政治等的发展水平有密切关系。目前我国经济社会区域发展不平衡,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推广12年制义务教育的时机尚不成熟。即使是在经济强省,目前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既然经济实力达不到,那么仓促实行12年制义务教育,就反而会制约整个教育的发展。因此,当务之急是巩固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成果,使之在高位上运行。目前,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费用由政府和家长共同承担,如果全摊到政府身上,就会给政府带来很大的压力。 焦点评论 12年免费教育离我们多远 当下,由于高中教育不属义务教育,因此它在许多地方成了收费“特区”,高昂的学费让家长不堪重负。很早以前就有学者建议把普及12年教育作为新的教育发展国家目标,但这至今未成现实。 据亚洲开发银行报告,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已经实现免费义务教育。即使在不发达国家,12年制免费义务教育也正在成为共识,如古巴教育支出占GDP的6.3%,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仍然实行12年义务教育,学校不仅不收学杂费,还免费提供食宿和校服。许多非洲穷国也照样实行12年免费义务教育。 古巴以及许多非洲穷国的经济实力那么差,它们能够做到,那么历经数十年经济高速发展,国家实力日渐强大的中国没有理由做不到。如果12年制免费义务教育能变成现实,那对国家发展和社会公平将意义重大。 实行12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可以缓解乃至消除教育不公,可以整体提高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孩子的素质。普及12年免费教育,把高中和中职教育作为孩子们进入社会前的“预备班”,不仅可以极大地提高国民素质,而且可以正面促进教育改革,使高考不再成为初中级教育的惟一指挥棒,从而有效促进教育现代化。 早在2007年就有专家分析,假设所有适龄儿童都能依法入学,每年每个小学、初中、高中生的平均义务教育费用分别为500元、1000元、1500元,按资料推算,2006年我国的义务教育经费约需2260亿元。而2006年全国财政收入近4万亿元。可以说,实现全国范围内的12年免费教育,财政负担能力应该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在于:我们拿出了多大的决心?对此的认识程度有多深? 据广州日报、扬子晚报、新京报 现状 九年义务教育目前尚待巩固 意向1 12年义务教育高中三年免费 意向2 12年义务教育幼教三年免费
15-03-20
15-03-20
教育是中国的硬伤还是软伤?
1979年10月1日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天安门前打出了“小平同志,您好”的大幅标语。这个口号深涵着“文革”后,新一代青年走出了“万寿无疆”时代对平等民主中国的期盼。然而,10年同是天安门前,大学生却完全走向了反面……于是,邓小平总结说,10年改革的最大失误是教育。 90年代以来,教育改革一方面加快了产业化步伐,另一方面加强了政治思想的控制。 2009年新加坡郑永年连续发表文章《中国教育的GDP主义及其后果》《中国的“过度教育”和“教育不足”》。文章写道:“如同经济部门一样,GDP主义使得教育方方面面的‘产值’上去了,但也产生了无穷的恶果。这些恶果不仅制约着教育部门本身的进步,而且也制约着中国人才的质量。因为和其他部门不一样,教育部门关乎于百年人才大计,不当的教育制度自然影响其所培养的人才的质量”。 最近安徽一位农村的高三学生在网上透露为了高考他在父亲逼近下:“我想过自杀,但我不甘心被中国教育折磨死。我恨父亲,但没有真正恨过,我更恨中国教育,是中国的教育让所有亲人只用分数衡量人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我不清楚自己是怎样走到今天这种地步的……”。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前几年广州小学生中流行“活着真累,活着真没意思……”。中小学生自杀的情况也连年发生…… 正如中国百姓把教育作为压得自己抬不起头来的三座大山之一,这些问题都触及中国教育的致命伤,但这些都是“硬伤”,没有触及“软伤”。硬伤是外伤,是剧痛、阵痛;软伤是内伤,是隐痛、钝痛,伤及受教育者的灵魂。这种“软伤”在不平静的2008年在社会矛盾的全面激发中充分暴露出来。 2008年11月24日,华东政治大学杨师群教授在网上发表《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博文,最后感慨写道:“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才能走上正轨?中国的学生才能比较正常的思维?” 这三个问题切中了中国教育的问题的“软伤”。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刊登了一篇调查报道“80后”状况的文章,其中概括出这一代人的共同特点是:(一)对学校的政治课普遍反感:(二)普遍“对政治不感冒”;(三)普遍“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这种爱国爱党特别在奥运火炬周游列国期间某些留学生们的“红海洋运动”中体现出来。这三个特点在不同的其他文章,包括境外记者也有论述,应该说比较真实地描绘不仅限于“80”后,也包括一些中青年和更年轻的爱教育的一代人的基本精神面貌,透过这一现象可以发现很值得深思的深层问题。 这三个特点描绘了一种奇怪的相互冲突的悖谬现象,学校的政治课正是党的教育方针和路线体现更是紧扣着其政治方向的,仍然如毛泽东所说“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从灵魂是塑造人的问题。20年前邓小平所说“教育的最大失误”恐怕主要也是指对大学生灵魂的控制不够,因此90年代以来,在教育市场化的同时,是对政治思想教育的狠抓。结果造成一代人一种极其奇特的悖论现象,一方面宣称“热爱共产党”,另一方面却对党的政治思想教育极度反感。难道这种政治不正是按照党的意识形态实施的吗? 这样的一些经过特殊处理的年轻人在人格上是分裂扭曲畸形的。一方面对现实的需要独立观察与思考的活生生的政治极其漠视;另一方面头脑被洗后在思想上没有接受任何异见的自由空间,一听到与政治课与官方媒体宣传口径不同的东西就从思想和感情上接受不了,似乎受到严重的伤害,以至流着眼泪声辩……这不是使人入邪的蒙昧教育又是什么呢? 这一代年轻人的父母大多是从“文革”过来的,有一些是当年“知青”,他们对早年毛泽东的运动式政治的反感传染给下一代,从小造成他们对这种神学政治的反感,一心一意挣学分,上重点,留学、当白领,到外企,成精英,形成了“小皇帝”自我中心从种种“补习班”到“游戏机”的早期的家庭教育的“封闭”……紧接着是在校一方面被分数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方面还要背诵政治课条文和有关的“辅导材料”,还有表现“进步”,入党,因为这一切与他们的找工作及未来前程切切相关,“政治”成为实现梦想的动力。不用说中考、高考,各地每年的招考“公务员”,政治考分低了,能行么?对这种政治既厌恶又屈从,形成了他们的人格分裂。这不是青年一代不如代的问题,任何时代的青年都有大致共同的长处和弱点,他们的可塑性决定了不同时代的社会教育如何把他们怎样塑造成型。 郑永年的文章也不是没有指出“软伤”:“教育质量、人才的培养、学术的声望和社会的尊重。这些在其他国家最为重要的品质,中国的大学是不去追求的。大学校长们热衷于追求的就是官职。教育家追求官职势必造成种种恶果。中国的教育改革就要从去官职开始”。对引话需要补充的是中国教育的动力除 了“官”之外,还有“钱”。诚然,当官的目的也是捞钱。 中国的教育,无论是“应试”,还是90年代以来鼓吹的“素质”教育,它们共同的核心是“龙”的教育,不是“人”的教育。校长们,某些教师们也一心当官,发财,能够培养出“人本”之人来么?有人批评杨师群说,教师就是要老老实实按照教学大纲讲课,他在课堂上批判社会,学生就可以告他……然而,不要忘记,教师育人首先自己是“人”,整个人类就是在对自己生存状况与社会状况的不满足中思图改变而取得进步的,批判改造现状的要求和冲动属于人之为人的一种本质。教师而不是在课堂上迈方步照本宣科的“教书匠”,不是洗脑的工具,而是以传授知识启发人的良知的思想者。学生可以流泪批评老师,老师为什么没有以自己的良心良能批判社会的权利呢?社会政治腐败到如此程度,为什么不让他批判呢?为什么他不能以自己的方式“爱党爱国”呢?这种充满政治忧思的“爱党爱国”是不是比那种只有眼泪没有政治的“爱党爱国”更真切呢? 杨先生的著作尚未看过,也不知他引起争议的课堂讲授内容究竟如何,根据“杨师群上课时究竟说了些什么?(附下载地址)”提供的信息,我认为杨先生是一位有高度知识分子政治自觉心和社会良知对学生的思想极其负责的教师,虽然对他的一些博客文章的观点不尽同意。我们的教育界知识界之可悲正在于,像这样不随大流有自己独立思想敢于发出不同声音的学者太少而不是太多,像达到那两位女生如此动情地思想排异的青年可能不会太多,但这种精神状况却有普遍代表性。学生对老师可以在校或在网进行正常的批评,但网上至今尚未见到一篇认认真真批评他观点的像样的文章或帖子,从谩骂到谩骂倒是不少,有的“五毛党”把他家的个人信息用来进行人身攻